快捷搜索:   创业  准备    重生  万道龙皇 

中国翻译成英语

引:

汉语是中文的人学英语到一定水平会在人的大脑里用英文思索吗?是不是历经将英语翻译成中文的全过程?

有什么日语英语词语翻译成中文后外流了艺术美?

把中文翻译成英语是否也会所谓的翻译腔?

汉语是中文的人学英语到一定水平会在人的大脑里用英文思索吗?是不是历经将英语翻译成中文的全过程?

  谢喵。觉得還是在倦怠期……但是解题還是得渐渐地修复才行呐。

  看了我以前在其他难题的回应的人估算了解,我是一个适用LOTMentalese的人。假如不清楚什么是Mentalese,能够先查阅思索时一定会采用语言、文本吗?阅读文章时一定会有声音(包含心里话)吗?为何?的第二一部分回应,在这里我不过多阐释了。因此 ,在我现阶段的见解来看,全部的定义、逻辑思维內部的关系式全是在Mentalese里产生的,必须描述的情况下,再再次转化为语言。

  因此 ,这个问题针对我来说,就“变化”变成此外一个难题:汉语是中文、但对英语有一定的把握的人,用Mentalese思索以后,必须描述为英文时,是开展一次转化(立即转化为英文),還是开展2次转化(先转化为中文,再由中文译为英文)?

  我本人的见解是:itdepends。(想想想,中文仿佛应当说成“看情况”,这好像就表明了一个难题。)

  下列就是我觉得有效的一个实体模型,并沒有彻底历经试验认证(一部分能够参照这本书:双语教学认知能力的心理状态语言学科学研究):

  假如Mentalese的定义真正存有得话,那麼当然语言的语汇、关系式可能连接在Mentalese的每个token上,产生一个类似星号(*)的构造,星号的相交点是Mentalese的每一个token,每外伸的一个支系则是每一种语言的关系式。可是,不一样语言中间对比,甚至不一样的token中间,连接的高低是不一样的,将会针对tokenA而言,其与汉语词汇的连接更为密不可分,英文其次,别的语言再度,而针对tokenB而言,与词汇英语的连接最密不可分,法语其次,别的语言及中文再度。

  另外,因为以前大家所了解的语言课堂教学的方式,很有可能会出現不一样语言语汇中间互相连接的情况。例如“gargoyle”这个词,背过红宝的人估算就立即了解这玩意叫“怪物状的石块渗水嘴”(实际上这是我不可多得的还记得的红宝里的语汇了),这就表明在同一个组里,不一样语言的语汇拥有“避开Mentalesetoken的连接”。

  随后大家再造造一个定义:这一实体模型里边,2个连接点中间的连接抗压强度记作Sa,b,S越大,表明连接抗压强度越强,对同一个人而言,对这一连接也就越了解,搭建连接的速率也就越快。

  拥有那么一个浅显的Mentalese-NL的定义相匹配构造,我们可以推断,在长期性学英语(e)、非常是经历过侵泡式课堂教学的中文(c)汉语者的身上,有可能会出現下列的情况(为远高于,=为类似或不相干):

  那麼,在我们在从Mentalesetoken复述到词汇英语的情况下,便会出現以下的几类情况:

  从Mentalesetoken转化到汉语词汇,再转化到词汇英语。这就是Sm,c=Sc,e=Sm,e的情况。要不是幼年期双语者,这类情况是普遍现象的,一个典型性的特点便是数一数(双语教学认知能力的心理状态语言学科学研究里边应该是有一个英法双语教学的数一数检测,实际哪一篇书没有手头找不着QAQ),在转换成“缺点语言”的情况下,被试的反应速率有显著的降低。从Mentalesetoken立即转化到词汇英语。

  它是Sm,eSm,c=Sc,e的典型性情况,在全句或是英语单词出現时均有可能,乃至在说中文的情况下都是有将会把某些定义投射到词汇英语上——也就是大家经常说的code-switching(code-mixing)。那样的情况能够忽视情境限定,因为英文变成了对于这一token的最好的选择,是能够“经典条件反射”似地应用的。在我这一回应里,就会有许多那样的情况,例如我确实不清楚token的中文应当相匹配哪些最好是,因此 就立即用英文写下来了……

  在Sm,c=Sm,eSc,e的情况下,那样的应用则会遭受周边情境的限定,周边语言大环境是啥,使用人就将立即启用在大情境下的语言习惯性。我认为较为典型性的事例便是找一群我国同学们去美国餐饮店用餐:大伙儿前一秒钟一起看见莱单说“我关键点×××”,扭头对服务员说出来的毫无疑问不容易是“Iwant×××”,大多数是“MayIhave”或是“Iwouldliketohave”乃至于“×××please”……

  因此 ,能否彻底立即转化成英文,也不是一概而论的,在一些情境场所或是內容下没法做到的事儿,换一个自然环境,或是换一个內容,或许还可以保证。

  Mentalese这一基础理论在翻译、学习外语、表述code-switching等层面的优点确实是太大,因此 我建议全部想掌握语言与逻辑思维的人都能够看一看这一理论,“语言决策逻辑思维”这类话也许还可以少说一点。自然,它也仅仅一个幸福的猜测罢了,或许哪一天就被打倒了……

就是这样喵。

有什么日语英语词语翻译成中文后外流了艺术美?

  我非常抵制说白了的中文是全球美丽的语言的叫法,这不过是没见过世面或是民族主义者的自我陶醉罢了。一切语言都是有其与众不同和美丽的地区。

  问主说,中文之美,人所众所周知。这真是便是对许多人的绑票,不但是对我们中国人也是对老外,跟之前觉得自身是我国类似。英文难道说也不美啊?日文不美观?

  返回难题,严格意义上来说,一切100%对等的汉语翻译是不会有的。就算是生活起居中的问好也不太可能彻底中文翻译出去。比如,goodmorning!大家译成大家早上好,英语本意是";好早上";。

把中文翻译成英语是否也会所谓的翻译腔?

  如果是中英基本功和翻译技巧都很非常好的人来汉语翻译、英文为汉语的老外来修改稿和润饰,或是由中、英语的基本功都十分浓厚的我们中国人来汉语翻译,那英语翻译里能够基本上嗅出不来我国味道来。例如当初汉语翻译毛泽东选集的那批人,基础全是民国时代自小学识渊博、随后又留学学透了英语的人,她们汉语翻译出来的英文就没有什么“我国味道”。试举一例:毛选定出現的“吃一堑,长一智”一语,让今日的许多“汉语翻译优秀教师”们来翻得话,将会也就是Youlearnahardlessonafteryousufferaloss这类的,可是那帮“老家伙们”翻的是:

  看了一遍,再念一遍,感受一下节奏性和律动,赏析一下前后左右句的对仗,现如今绝大部分的“汉语翻译优秀教师”们基础都能够静静地洗一洗掉睡了。

  我们想一想常见的英语俗语,看看能寻找几个是前后左右句这般合辙押韵、声调篇幅这般对称性、对仗工整的?估算一只手就能数完,由于英语诗歌的构造律动一般不是这样的,沒有那样的规定的,可是这句话译文翻译不管是谁来念,都能赏析到它的节奏感和律动(信达雅中的“信”和“达”咱就无须讲过)。可以把汉译英保证这一步,这可不仅是英语的基本功,只是汉语诗词基本功的重现。

  八十年代我读大学时,在中文课上一位副教授职称对大家说:“大家外语系的那两、三个‘老家伙’,随意拉一个来,都能够让我们中文教研组的这种副教授职称们上中文课”。英文往深学,越感觉这名中文老师的名言言之有理:学会英语,最压根的基本压根不在英语,而在中文。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